内蒙古冀商联合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河北 > 河北人文

河北人文

义利相通的 同记

发布时间:2014-10-12 点击数:2878 次 字体:   【关闭

  商业场中,首在谋利,然而同时亦必要注重顾客的权利,满足顾客的需要,使顾客均要得到美满和愉快地感觉,才可以使营业发达。古语云“经营有道,见利思义”,英谚云“顾客者产业也”,都是以顾客为商业本位的意思,在以往商业场中往往昧于斯意,而有商不厌诈之说,不免有蒙混顾客的行为,以此作营商之道,无怪乎处处都要失败了。——武百祥的“义利观”

  在闯关东的老呔帮中,武百祥堪称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他首创的“同记”商场是哈尔滨第一家民族商业企业,在当时的东北商界称雄数十年。更为难得的是,由武百祥率先提倡的“言无二价”、职工入股、大胆革新等经商方略,在同业中被广为效仿。百年同记,由此成为哈尔滨商业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武百祥其人其事

  武百祥(1878~1966)又名作善,河北省乐亭县人。1892年7月,武百祥随其舅父何善荣到长春经商,当过学徒、管账,干过搭板出床子,提筐叫卖等小生意。1902年到哈尔滨后,他同朋友合资创立了“同记商场”,后因内部发生矛盾而关闭。1907年,他又拼凑资本,重新开业,仍称“同记”,后来还兼营工商,办起商办工厂,使同记得到迅速发展。到1927年,由他创办的“同记商场”、“大罗新”、“大同”百货店进入黄金时代。“九·一八”事变后,“同记”一直不景气。哈尔滨解放后,“同记”死而复生,他还创办了制毛厂、皮厂、制染厂、铁工厂、制刷厂。1947年9月,哈尔滨市工商联合会成立之际,武百祥担任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55年末,他出席了全国工商联执委扩大会议,回哈尔滨后,积极申请公私合营,并在公私合营后被安排为哈尔滨市百货公司经理。从1947年起,武百祥先后担任哈尔滨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民主建国会市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市政协副主席、市人民代表、市人民政府委员以及黑龙江省工商联副主任委员等职务。1957年,武百祥被错划为右派,1959年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1966年9月5日,被迫害致死。1979年3月9日得以平反昭雪,改正了错划右派,恢复了名誉。

  人无我有

  “别人做到的,我不去做,别人做不到的,我能做到。”这是武百祥的生活信条,也是他经营企业的信条。“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是武百祥一贯的经营思想。

  同记的经营中善于创新是很重要的一点,在同行还没有反应过来前,武百祥已看准时机,抢先占领市场。在前清遗老遗少的脑后还拖着长长辫子的时候,武百祥破天荒地在东北生产了第一顶英式皮帽,开辟了皮帽业的大市场。设总号,建分店,派外柜,搞包销,又引进东洋技术,千方百计满足制帽需要,使同记工厂成为全东北制帽生产与经营的中心。随后,同记工厂的毡帽、草帽、绒帽、呢帽等也占领了整个东北制帽市场。同记还注意使产品配套成龙,巧妙地掌握商情与国情、民情,把握住行市。当辛亥革命胜利,人们剪发易服时,同济工厂观民俗,察民情,马上组织了以苏浙手艺人为技术骨干的服装生产体系,生产军警服、西服、学生服、制服、风雨衣、各式鞋,抢先一步占领了市场。从头戴到足登,同济工厂为男女老幼提供了配套成龙的服饰,别的商家只能望尘莫及。

  言无二价

  民国初年,各商家竞争激烈,上海、北京、天津各大商店没有一家不要谎的。这种恶习很快传到哈尔滨,当然也包括同记,武百祥组织同仁研究对策,果断地提出“言无二价”,与会同仁都感到非常惊讶,但是最终还是同意他的主张。武百祥的“言无二价”也就是今天的“明码实价”。

  1921年,武百祥的大罗新百货店开业,“言无二价”的承诺使大罗新在当时的商界显得标新立异,顾客络绎不绝,许多商家也开始步武百祥的后尘,哈尔滨商界的革新之风从此开始。

  员工持股

  武百祥很能赚钱,但赚来的钱不用来搞个人享受。他生活简单,每天的伙食基本上就是牛奶和面包。他拒绝参加社交活动,不抽烟喝酒,不逛戏园子。他也不搞关系,简单得不得了。他和家人从来不上饭馆吃饭,他每天拎个小包步行上下班,自家连个汽车、马车和人力车都没有。

  在劳资方面,武百祥与当时的大多数商人不一样,一方面他把企业赚来的60%的利润用来扩大再生产,一方面把另外40%的利润给同记的员工每人相应的股份。这好比电视剧《乔家大院》中主人公乔致庸给伙计每人一份“身股”差不多。这样大伙都心往一处想,干起活来有劲头。当时,身为同记的员工是非常自豪的。

  同记工厂的工资和待遇,职员、工人的工资,开始以凭实绩随时按3元、5元、7元、10元的额度晋升。改为股份有限公司后,职工们更有一种与企业同在的归属感,福利待遇也很可观,有浴室、医院、食堂,一律免费,并建有寄托子女的幼稚园。食堂每逢年节,都要改善伙食。职工买自己厂的产品给予优惠价,办喜事买用品的职工享受半价优待。正因为同记工厂的工资级别比同行业高出几元,所以职工们都有一种优越感,乐意为同记效力。

  到“九·一八”事变前,同记名下已拥有大罗新环球百货、同记商场、大同百货店、同记工厂等7处营业地,有日本大阪庄、上海驻庄等8处,形成产、供、销一条龙的联合企业。“同记”名下的所有雇员已达2000余人,总资本近200万两,年利润超过32万两。

  商站之道

  1937年,道外德隆工厂见机行事,仿同记的“白熊”生产了“白羊”袜子,挤进市场竞争,同记工厂采取了有奖销售的方法以应对策。白熊袜子每双五角,工厂按比例在袜腰上贴上奖券,一等奖100元,二等奖50元,三等奖10元,四等奖1元。凡中奖者立即兑换现金,并对一、二等奖获得者给照相并登报宣传。通过有奖销售,白熊袜子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用户。

  白熊袜子投放市场之前,工厂制作了一个7米高的大白雄模型,由4个人扛抬,前导工人故意仿古手持“肃静”、“回避”大标牌开路,后边是乐队吹吹打打,沿市区主要街道巡游,俨然如巡抚大人出访,十分引人注目,使人感到白熊袜子和白熊一样耐寒。工厂还到日本烧制了大批搪瓷广告牌,钉在城镇路口显眼的地方。雇佣的吹鼓手,打着百余面大旗,吹吹打打进行宣传。

  对于广告的运用,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并不被大多数商家所看重,但武百祥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非常注重商品的宣传。当时同记的宣传甚至到了哈尔滨的郊区和乡村。类似“哈尔滨有个傅家甸,同记商场在中间,物美价廉品种全,不买东西随便看。”这样的宣传遍及哈尔滨的大街小巷。

  后记

  同记百年兴衰

  1903年,河北货郎武百祥与同乡筹资小洋2500元,在哈尔滨开设了一家杂货店,商号“同记”。成为哈尔滨民族商业的发祥地。

  解放以后,同记一直是哈尔滨有名的大百货商场。1983年,老“同记”被夷为平地,在原址重新翻建,当时它与南岗秋林、道里的哈一百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此外,“同记”商场走向了辉煌。1992年年销售额达7600万元,实现纯利润300万元。1993年至1995年,全国掀起一股国有商业企业的改造、建设热潮,“同记”又着手建设第三期改造工程,此次改造全部使用银行贷款,共1.2亿元,“同记”因此背上了巨大的债务包袱,并开始走下坡路。

  由于它摆脱不了国营“老大”的观念,员工服务态度差,商品老调、无特色,加之所处区域消费水平较低,各类专业市场多,周边交通又不配套等原因,它渐渐从“三雄之争”中黯淡出局,百年同记逐渐走入低谷。

  2000年9月,“同记”因巨额债务无法偿还,被债权人告上法庭。此时,它的资产已所剩无几,员工全部下岗。

  关于商业道德与商人道德

  商业道德是有范围的,有目的的,可以规定,可以标榜,是有形和具体的,比如不影射,不伪造,不投机,不二价,不欺骗,不诈取,守信用等,这是每个商家都可规定的,都可实行的,此谓之商业道德。

  商人的道德则不然,是法律无可限定的,是精神的,是仪容的,总而言之是活的,不是死的,类如公益、公平、正直、忠信、诚实、良心、品格、勇敢、守法、爱国等等,这都不是法律所可限定的,乃是发于精神的,天性的,这谓之商人道德。

  世有固定的道德事业,而无固定的道德人。商业之要素是营利的,不是慈善的,所存的道德非是主要,故人多易忽之,所以若求商业道德,必须先求商人道德。而一般花天酒地的商人,尚高谈商业道德,这真是掩耳盗铃,可怜可笑。

  (注:以上内容摘自武百祥于1927年所著的《大罗新政策》一书。该书是当年武百祥在企业内部的演讲实录,后结集出版,虽时过近一个世纪,今天读起来却仍有新意,武百祥的这些著述近年来流传海外,在东南亚一带颇有市场,还被人翻译成德文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