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冀商联合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河北 > 河北人文

河北人文

解读冀商的人文性

发布时间:2014-10-12 点击数:2691 次 字体:   【关闭

  被誉为“经典财经大戏,儒商文化读本”的大型历史话剧《立秋》将于6月底登陆石家庄。《立秋》演绎的是晋商题材,生动地描述了丰德票号从内外交困、危机四伏直到彻底没落的历史瞬间,展示了晋商自强不息、诚信为本的精神操守。在历史上,晋商与徽商并称商业双雄,而冀商却并不广为人知。今天,我们就结合晋商、徽商,从人文性的角度来看看冀商的独特精神风貌。

  三大商帮构成冀商的主体

  冀商,是近年来在媒体上出现较多的一个词汇。虽然冀商的影响力日益扩大,但若把冀商同晋商、徽商并提,有人或许摇头:晋商有“乔家大院”,徽商有“红顶商人”,历史悠久,业绩卓著,冀商怎么能与之相比,怎么会有同人家一样的历史积淀和人文内涵呢?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你了解了冀商的历史,冀商的人物和故事,你就会感到,冀商与天下闻名的晋商、徽商以及浙商等站在一起,真的毫不逊色,而且别具风采。仅举两个数字:冀商曾支撑着全中国78%的药业和超过90%的皮毛业!

  在河北商史上,能称得上“帮”的有3个:一是冀东乐亭县一带的“老呔帮”(呔,《康熙字典》中解释为:“南方詈北方人为呔子。”詈,就是骂,这里可以理解为讥讽、嘲笑北方人憨头呆脑。而口语中的“老呔儿”,可以说是一个专用称谓,是旧时东北人对冀东的乐亭、滦县、昌黎商人去东北经商、办企业的群体的戏称),以东北为主要流向和活动地;二是“走东口”到蒙古经营的“张库帮”(从张家口出发、通往蒙古草原的张库大道是商人的必经之路);三是以保定商家和专类物品行销天下的“冀中帮”。这三大帮构成了“冀商”的主体,其地区性、集团性和专营性都十分显著,在历史、规模、商业影响诸方面并不比晋商、徽商、浙商逊色多少。

  晋商徽商特色鲜明

  晋商发家后大修宅院

  历史上,晋商与徽商并称商界双雄,共领风骚数百年。晋商所到之处,商业随之发达。晋商富甲天下,清咸丰时山西是可以与广东相媲美的富裕省份。晋商崇尚信义,诚至天下,独以银行业发达而称“汇通天下”。晋商影响所及,山西全省有“人人经商,个个言商”的社会风尚,漫天的经商狂潮积淀为普遍的民众心理。

  雍正皇帝“金口玉言”:“山右大约富贾居首,其次尤肯力农,再次者入营伍,最下者方令读书。风俗尤为可笑。”山右,站在太行山的北端向南看,即指山西。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年代,四民之末的“商”一下跃居四民主首,晋人习俗实在异常。晋商守成,发家后多大修宅第,厚重结实,一丝不苟,小城堡似的,安可享,乱可防。今三晋旅游热门景点祁县乔家大院、灵石王家大院等均如是,后者尤其将晋商这一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世人均认为山西人朴质厚道,辛俭勤劳,还要添上一句“精明算计”,这是晋商的功劳。

  徽商热衷政治

  旧时皖南徽州所辖黟县、歙县有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岁,向外一丢。”丢外做甚?学徒经商。明清两代有“无黟不成镇,无徽不成商”之说。徽商讲求“财自道生,利缘义取”,有“贾而好儒、亦贾亦儒”之传统,说白了,就是经商好政,亦商亦仕。和晋商不同,历史上的徽商从来不是一个单纯以经商赢利为惟一目的的商业集团,“红顶商人”胡雪岩可谓其代表和翘楚。

  安徽人素有政治情结,有热心政治的传统。笔者一位朋友曾讲过他在合肥一家小酒馆里,听闲下来的老板大讲省内高层人事变动,更令人惊讶的是小老板那副时而拳拳、时而耿耿的神态表情。由于崇尚政治,以“政治作为、政治才干”来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和前途的观念风靡全省,根深蒂固。

  徽商亦然,多教子业儒,参加科举,跻身仕途,这样有利于提高家族的社会地位,为经商提供政治屏障。徽商往往一手抓银子,一手抓“顶子”,发财后偏爱破费捐官,就是买官,多为虚衔;不但为活人捐,还为逝者捐,建个功德牌坊。今歙县文物名胜牌坊群,即是徽商人文特质的明证。

  冀商闯练、诚信、平实、重义

  “山东好汉,河北英雄”

  坦白地说,较之晋商、徽商乃至浙商、粤商、鲁商,冀商的人文特点并不十分突出彰显,缺乏一两条广为人知的表征性的说辞。但是当我们了解了冀商的历史和事迹,还是能够从中感觉、提炼出其与众不同的文化特质和人文精神,有的完全可以独树一帜、独领风骚。

  河北人的文化性格和人文精神中,素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一种悲壮之美,所谓“慷慨悲歌”,所谓“山东好汉,河北英雄”。河北人的大轮廓是朴实平淡、侠义坚忍,内中又可分枝附注为宽容、大度、内敛、务实、尚武、正义、克制、服从等等。这些人文性格和精神特质当然有世人称道的闪光点,但还隐含着一些负面效应,如容易吃哑巴亏、比较平庸闲散、义气用事、冲动鲁莽等。这是由河北的地理位置、历史发展、地缘政治、传统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以及社会风尚等因素决定的。

  冀商的人文性中,自然而然地带有河北人的文化性格和精神特质,而且由于其组织的集团性和活动的专营性,更将河北的地域文化浓缩地表现出来。

  冀商直爽低调

  冀商不像晋商、徽商那样善于与“官”、“政”结合。清赐晋商八大皇商,手持龙票做买卖,何等威风!据载,老呔帮中“京东第一家”的刘氏,因与奉系军阀结怨,张作霖翻脸查封了刘家在东北的所有商号,导致刘家三分天下失其二。这样的事,在晋商、徽商那里大概是不会发生的。

  一首旧时张垣民谣唱道:“山西人骡驮鞒,山东人大褥套,直隶人钱两吊”,用以形容三省商人还乡时的不同场景。这表明什么?冀商买卖不行,小打小闹赚得少?有可能。但从人文性来看还可以用另一首民谣来诠释:“山西人盖房,山东人存粮,徽州人修牌坊。”晋商、鲁商在外发了财,一般将银子弄回家;徽商自然还是“政治情结”;而冀商则往往留在当地作进一步发展,一步俩脚印地干事业。另外,河北人隐忍低调、不事张扬的性格,也可以对“钱两吊”作出解释。这后一首民谣还有一个版本,末了加上一句“直隶人讲排场”,细细品味,不无道理。河北人很爱面子,买卖人更看重这些,别说赚了大钱发了大财,一般人平时拿点奖金得点稿费,还呼朋唤友下馆子撮一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