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冀商联合会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河北 > 河北人文

河北人文

傅秀山创立金鸡鞋油久鸣不衰

发布时间:2014-10-12 点击数:2663 次 字体:   【关闭

臧晓 

    “金鸡牌鞋油”在我国可谓是妇孺皆知的知名品牌,它的创立者傅秀山,1917年出生在我省冀州傅家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如今,傅秀山老人已经年近九旬,在他缓缓的讲述中,半个多世纪前先辈们在乱世中创业的故事,不时闪耀着老一辈河北商人的聪明才智与“工业救国”的淳朴理想。

     在天津河北区一幢普通的居民楼里,一位普通的老人,向记者展示了一件并不太普通的金饰品。这是一件雄鸡造型的足金饰品,说它不太普通是因为上面写着的一行字:“金鸡品牌六十周年纪念赠傅秀山先生,20024月”。 而这位老人,正是金鸡鞋油的创始人,今年年近九旬的傅秀山老人。

 

卖毛巾卖出商道经验


“金鸡牌鞋油”在我国可谓是妇孺皆知的知名品牌,而它的创立者傅秀山,1917年出生在我省冀州傅家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由于冀州一带人多地少,很早就形成了外出经商的传统,到了清朝中晚期,各地已经出现了的经营有道的“冀州帮”。

       1931年,年仅14岁的傅秀山,坐上了驶往天津卫的轮船,“当时没有钱,就坐在轮船的货舱里”,傅秀山老人回忆到,“走了七八天才到了天津”。到天津以后,傅秀山在此学徒的哥哥把他推荐到了当时的天津协和毛巾厂学徒。因为傅秀山老实本分,又读过几年书,掌柜的就叫他上街去给各个百货门脸送货。傅秀山是个有心人,在送货的过程中,他积累一些商道的经验并结交了不少老乡和同行,这其中便有后来对金鸡鞋油创立有至关重要作用的生生银号的副总经理杨桐岗等人。

      1937年,傅秀山积累的一定的经商经验,而生生银号的杨桐岗、成德厚百货店的经理李清范等人,又觉得傅秀山人品和才智都不错,就出钱共同创立了“新成毛巾厂”,生产“雪”牌毛巾。

     然而由于当年日军发动了“七七事变”,天津沦陷,日军对物资控制极为严格,傅秀山生产毛巾找不到好的原料,生产出的毛巾成了积压货。


战乱中抓住鞋油商机


        正是在这样的战乱年代,傅秀山得知由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进口鞋油一度断货,当时国内还没有生产鞋油的厂家,傅秀山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商机。

1941年下半年,傅秀山、杨桐岗、李清范等人开始着手研制鞋油。他们了解到市面上进口的洋货鞋油奇缺,国产鞋油几乎空白,而鞋油生产的工艺、原料比较容易解决,于是产生了自行研制、生产鞋油的想法。

他们在既无设备又无生产工艺资料的情况下,就在车间里架起了煤油灯、酒精灯和取暖的炉子作加热设备,用搪瓷缸、罐头盒等作熔化洋蜡的设备,将制成的“鞋油”装在罐头瓶和收集来的旧鞋油盒内,但试擦起来,全然起不到鞋油的效果,他们并不灰心,到处打听如何能制成鞋油的方法,得到消息后一次次实验,仍然不能制成真正的鞋油。傅秀山等人在一次次失败面前没有退却,后来找到了生产鞋油的工艺资料,得知这种产品的原料是石蜡、化学染色与松节油等,又进行调试,而制成的鞋油,不是颜色不好,就是涂到皮鞋上产生裂痕,要不就是沾不到皮鞋上。

多次失败,再实验,再失败,他们仍然没有退却,终于明白了原料配比不科学。据说后来请来了毕业于山东齐鲁大学化学系的余瑞征老师主持试制,他从改进傅秀山等人的工艺配方入手,用优质石蜡、蜂蜜和多种蜡质配合,添加了进口的优质染料,又经过多次试验,终于达到了优质鞋油的质量,用它擦皮鞋,光滑锃亮,长期存放不干裂、不沾粘。他们给鞋油定名为“金鸡”牌鞋油,取“金鸡报晓、久唱不衰”之意。

      1943年,傅秀山将协成新记棉织厂更名为协丰化学厂。4月1日,金鸡牌铁盒鞋油正式成批生产投放市场,以质优价廉受到欢迎,结束了进口鞋油独占我国市场的历史。

鞋油虽然是小商品,但是生产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蜡的含量不容易掌握。太低了没有光泽,太高了又发脆容易剥落”,傅老说到。


“金鸡”战胜洋鞋油


“金鸡在我国有吉祥的预兆,取‘金鸡报晓,久鸣不衰’之意,最后我们决定把鞋油叫作‘金鸡牌’”,傅老告诉记者。

刚生产出来的鞋油,傅秀山等人并没有急于出售,而是走到大街上,支个布帐子写上“金鸡鞋油免费试擦,请君提出批评”的广告条幅,免费为路人擦皮鞋。“起初的时候,过路人都不敢靠近,怕是骗人的;可是外国人敢来,他们擦完了感觉好,还给放钱,我们不要,就追着给他们还钱,后来就越来越多人来试用了,都给了不错的评价”,傅秀山老人说,为了扩大影响,这种义务擦鞋从天津卫一直到北京城、沈阳、哈尔滨都有。

1943年初,“金鸡”牌鞋油开始正式上市销售,“当时的鞋油都是铁盒的,有25克、40克两种规格,售价也只有一两毛钱。”,傅老说,由于有以前推销毛巾的经验,在很短时间内,金鸡鞋油就占领了津门各个百货门店的柜台,结束了洋鞋油独占市场的历史。鞋油厂的规模也逐渐扩大,最初仅有二十来名工人,生产设备亦比较落后,似小作坊一般,日产鞋油仅几十打,但以其优良的品质和低廉的价格,很快打开了市场,且尽产尽销,工人也逐渐增加到一百多人。


金鸡享誉“三北”


金鸡鞋油以其上好的质量和低廉的价格赢得了各大百货商店和小商贩们的青睐,销路极好,在市场上有较强的竞争力。傅秀山不满足于此,决定向“三北”市场进军。傅秀山在分析了“三北”情况后认为,这些地区气温低,穿皮鞋时间长,所以市场需求大,遂派出专门销售人员到北京设立办事处,专门对西北和口外的商贩供货;与此同时,派人常驻沈阳、哈尔滨、以辐射东北市场。这样逐渐打开了全国鞋油市场,金鸡鞋油声誉鹊起,人们再不迷信洋货,傅秀山为全国民族工业争气添彩。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忙着打内战,对蜂拥而至的美国货和各种物资免关税,而对民族工业产品却增加了税收。1945年底,美国的花旗和檀香二合一鞋油冲进天津市场,由于没有关税,价格极低,对金鸡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傅秀山无奈,只得将自己的产品降价出售,甚至买一赠一,有时还要搞些有奖销售。傅秀山眼见民族工业日益沉沦,心急如焚。他提笔给南京政府写信,“当时抱着工业救国的想法,充满了向往,可是信发出去就石沉大海了”。

1948年几位股东相继离厂,生产金鸡鞋油的协丰厂濒于停产。傅秀山也想关门算了,可八百家经销金鸡鞋油的商店也不希望他们的产品在社会上销声匿迹,为此,傅秀山苦撑着。


“金鸡”成为合资企业


1949年1月,天津解放。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金鸡鞋油很快走出困境。1955年,傅秀山响应政府号召,率先进行了公私合营,并任该厂副厂长。金鸡鞋油通过当时的各地百站销售渠道,走向全国,销售火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金鸡鞋油都垄断了北方市场。“在订货会上,因为订到金鸡鞋油太少,某个地区的业务员找我哭诉,让我帮着给加些产品”,傅秀山说,“可见当时金鸡的受欢迎程度”。到后期,金鸡的产品陆续出口到东南亚、欧洲等一些国家和地区。

1994年,“金鸡”品牌的持有人、天津日化四厂为了引进外资,与美国莎莉集团所属奇伟日化公司合资组建了中美合资奇伟日用化学(天津)有限公司,今天金鸡鞋油仍在装点着我们的生活。

在金鸡品牌出让的时候,有关负责人曾经问过金鸡的创始人傅秀山老人“有什么要求”,傅老恬淡地说“没有”。如今,年近九旬的傅老身体依旧硬朗,依靠每个月仅有的几百元的退休金,过着一个普通老人的生活。